原南京军区副司令王洪光台湾统一时不我待

(原标题: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台湾统一,时不我待)

澳大利亚联储主席PhilipLowe在声明中表示,澳大利亚联储将在周四宣布进一步的政策措施,以支持澳大利亚经济。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刘英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市场的动荡主要是因为目前看不到欧美疫情结束的端倪,投资者对经济前景预期悲观。“降息只是解决流动性问题,是危机处理模式,但这一行为是无效的。”

不过,洪灏认为中国的内需潜力较大,相对来说经济影响会小一点。

据李徽徽分析,疫情对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共同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是第三产业的冲击,特别是服务产业包括交通运输、零售消费、餐饮娱乐等方面;其次是全球供应链的冲击,特别在汽车制造、高端设备、服装纺织等领域,供应链活动的停滞对于全球贸易流、物流和资金流的冲击和负面影响将会是巨大的;同时,失业率和企业违约率存在上升风险。

继美联储于当地时间3月15日宣布零利率并开启新一轮量化宽松之后,全球多个国家及地区选择追随美联储宽松的货币政策。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两天内,至少已有17个国家及地区央行跟随美联储宣布“放水”。

除了发达国家以外,其他国家和地区也纷纷跟进。3月16日,沙特、卡塔尔、阿联酋、科威特、巴林5个中东国家的央行宣布降息。斯里兰卡、越南、捷克、尼日利亚、香港金管局、澳门金管局也采取了宽松的货币政策刺激市场。3月17日晚间,巴基斯坦央行宣布降息75个基点。

第二个判断,和平统一的窗口在台湾已经关闭,大陆民众与台湾民众在统独问题上的意见背向而行,渐行渐远。

“由于经济实际上陷入停摆,市场迫切需要全球央行采取联合紧急行动。”K2AssetManagement的研究主管GeorgeBoubouras表示,“全球央行不会坐视不理的”。

李徽徽认为,政府在实施货币政策的同时,应该加大财政刺激政策的推进,这是针对于主要受疫情影响的中小企业和家庭,财政政策方向主要为薪酬减税、失业福利延期、带薪病假、基建投资等方面。

在发达国家当中,韩国和新西兰分别宣布降息50个基点、75个基点。日本央行尽管维持利率不变,但是将ETF年度购买目标增加6万亿日元至12万亿日元、日本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J-REITs)购买目标提升至1800亿日元。澳大利亚联储宣布通过一般回购协议向系统注入59亿澳元(约36.4亿美元)。

本周,印尼央行、菲律宾央行、瑞士央行、挪威央行、土耳其央行、南非央行、俄罗斯央行都将公布利率决议。

洪灏同时向记者强调,“近期油价的波动只是影响市场的一个因素。油价动荡对很多国家反而是好事,不是坏消息,只是供需平衡的较量。”

IMF主席格奥尔基耶娃近期表示,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快速蔓延,导致今年实现更强劲经济增长的希望落空。IMF目前预计今年全球经济增速将低于去年的2.9%,低于1月预测的3.3%。

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研究部主管洪灝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央行放水不会有什么效果,因为控制不了疫情。市场也知道问题所在,这就是为什么在诸多政策的刺激之下,市场越跌越厉害。“不放水也不行,需要解决债券市场流动性情况,但对疫情没有帮助。”

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发言 现场图

资深金融专家李徽徽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预计,这些国家降息基本上是板上钉钉。但是李徽徽强调,新兴国家和地区不应该盲从跟随美联储进行货币宽松的动作,应该根据本国实际经济状况、经济结构以及外汇储备等方面做出合理的判断。

第三个判断,时不我待,再有5-10年,解放台湾、统一台湾的时候,将是两岸不可承受之重。 蔡英文讲动员年轻人“芒果干”(亡国感的谐音),就是这些年轻人已经把台湾作为国家来对待,且这个趋势越来越快、越来越急。

尽管多国及地区选择放水,全球股市仍跌跌不休,其中美股于3月16日第三次触发一级熔断。

此外,分析师们认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多国经济都受到冲击,全球经济或将陷入衰退。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新兴国家,都不能独善其身。

王洪光说,第一个判断, 就是“台独势力”已经在岛内占了多数,“统派”已经被边缘化,且这个趋势不可逆转。这 是对台湾形势的主要判断 。

欧洲央行也于上周下调了欧元区的经济增长预期。欧洲央行表示,考虑到疫情影响因素,将2020年欧元区经济增长预期下调0.3个百分点至0.8%。

12月21日,在环球时报2020年年会议题二“两岸大势:2020统一关键节点?”环节中,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首先表示,他非常赞同这个主题,2020年确实是关键阶段,他对2020年有几个判断。

尽管日本和澳大利亚央行没有降息,但是两个央行行长都表示可能将推出更多的货币宽松政策。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17日在日本国会作证时称,如果受疫情影响日本经济进一步恶化,该行将推出更多的货币宽松政策。

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表示,新冠肺炎疫情成为欧元区经济新的重大风险源。由于供应链中断,企业生产速度减缓,国内外需求降低,疫情蔓延已冲击包括欧元区在内的全球经济增长前景,加剧市场波动。同时,不确定性增加将对企业融资和投资计划造成负面影响。

刘英认为,目前不止欧美股市出现熊市,意大利、巴西、菲律宾、韩国等国的股市表现也不好。“因此,全球经济衰退的可能性很大。”

刘英也向记者表示,以消费为主导的发达国家此次影响颇大。资本市场大跌对居民存在挤出效应,导致他们没有足够的资金进行消费。“疫情、股市暴跌抑制消费,消费停滞则令经济停滞。”她说。

刘英则表示,每个国家需要“因国而异”。“部分新兴市场已经处于金融危机区间,资本账户完全开放,必须跟着美国走。而以制造业为主的新兴国家,如中国和印度,尽管会被疫情冲击,抗风险能力更强一些,政策可操控空间也更大一些。而欧美能够操作的空间已经相当有限。”

洪灏和李徽徽都认为,此次疫情对发达国家和新兴国家的影响基本一样。

李徽徽对记者强调,新兴国家需要有自己的政策独立性。“大部分新兴国家市场的流动性就比发达国家小,一旦出现恐慌或者事件性刺激,下跌幅度和速度都会很快,同时新兴国家和地区最近本地货币对美元出现贬值,新兴国家本身的资本市场也面临着资金外流的压力。”

洪灏表示,“供需关系出现问题、消费又无力,这对新兴国家和发达国家没什么区别。此外,美国经济不好,欧洲经济本来就疲软,中国停摆了一个季度,全世界经济都不会好。依赖出口的小型经济体可能影响很大。”

此外,经合组织(OECD)于近日下调了全球经济增长预期。OECD警告,由于全球供应链和商品生产受到打击,旅游业业绩下滑,2020年上半年世界经济增长将急剧放缓。报告将2020年世界经济增速预期从2.9%下调至2.4%。

“央行放水不会有什么效果”

刘英向记者表示,全球央行要联合采取行动。占有全球90%经济体的G20应该发挥宏观调控的作用、协调政策,共同面对经济下行的压力和疫情的影响。

多位经济分析师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全球央行放水只能解决市场流动性问题,无法阻止疫情持续蔓延。货币政策之外,需要采取更多其他措施来拯救岌岌可危的经济。

洪灏对记者强调,全球经济衰退不可避免。“原本预测全球经济将在今年第四季度到明年第一季度出现下行,但疫情作为催化剂,加速了全球经济衰退。”

本周,全球迎来新一轮“降息潮”。美联储率先降息100个基点,进入零利率时代。随后,多个国家及地区央行同样采取降息或其他宽松的货币政策。然而,这一举措未能支撑全球股市,全球股市延续震荡下行的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