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战“疫”白色防护服里的一抹抹孔雀蓝

武汉战“疫”,白色防护服里的一抹抹孔雀蓝

武汉战“疫”,白色防护服里的一抹抹孔雀蓝

其次我认为新型的消费会更好,包括这次在疫情中受益的企业,像每日优鲜等生鲜电商,VIPKID等线上教育,都体现出了它们的优势。这类公司包括整个大的消费,都是我长期看好的。还有一类看好的是以数字化和信息化服务为代表的数字经济。另外,政府财政导向可能会有变化,我认为比较明确的是,健康基础设施、跟治理、国计民生相关的,包括应急系统、数据方面都会更受重视,都会有新的机会。

32岁的龙会成是印度中车株机有限公司(印度中车株机)的一名电力工程师,所在项目部为新孟买地铁一号线。由于工程基建已近尾声,车辆即将投入运营,目前公司上下正紧锣密鼓地进行调试和维护工作。

按照计划,正在进行的新孟买地铁一号线将于2020年10月左右投入运营。为确保顺利交付,公司的大部分中方员工都将像龙会成一样,在即将到来的春节继续坚守工作岗位。

2.5万伏的高压电接通后,车厢内外灯光大亮,远看像是一条半透明的钢铁巨龙。车门、空调、信息系统……由车头至车尾方向的每个关键部位,龙会成逐项检查、调试,有条不紊。

融资方面,2018和2019年本就不好的人民币基金融资环境,在2020年依然有挑战,并且可能是长期的挑战。如果想从人民币基金融到钱,可能不只是时间延迟的问题,而是今后一两年的融资情况都会发生改变。

《深网》:疫情之后,会有哪些新的投资机会?

“每逢佳节倍思亲。对于留守海外的员工来说,为了项目建设需要,‘舍小家,顾大家’是常态,个中甘苦,亲历过的人都深有体会。”郭捷说,“正是由于每个员工的坚守,公司才能在全球市场不断进步,持续发展。”

这种忘我,是此时奋战在一线的“孔雀蓝”的共性。在患者递增的关键时刻,拎着CT片奔走在院内与地方、机关与科室之间处理事务的文职人员金程吸引了大家的注意。连日的加班加点,金程出现了肺炎症状,经检查确认不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后,他迫不及待地重回岗位,他说:“人员抽组、数据上报、保障协调……每一个环节都牵动前线救治,迟一步,危险就多一分。”大战当前,轻伤怎能下火线,这是该有的担当,更是无悔的抉择。

说到新年愿望,龙会成面对记者的摄像机镜头,对远在湖南的父母、兄弟和妻儿说:“祝他们身体健康,万事如意,给他们拜个早年!”

邓锋:目前企业面临的一大难题就是防护物资的短缺,也是现阶段最现实的问题。事实上,我们春节期间就开始想办法,一方面是由北极光统一采购,将能买到的防护物资分给有需要的项目;另一方面,也发动本就具备医疗背景和资质的企业帮着一起找资源。

另外就是受疫情影响,企业收入下降、未来可能出现现金流紧张的问题。虽然目前我们了解到成员企业资金压力并不明显,但也不排除受上下游产业链影响,未来出现资金压力,我们和企业会一直密切沟通这方面的变化和进展,也已经通过前台、中台财务服务团队提供相应的资源和解决渠道。

印度小伙维诺特·库马尔是一名电工,加入公司快一年了。他说:“我知道春节是中国最重要的传统节日。由于工作原因,很多中国同事不能回家与亲人团聚,这很遗憾。工作之余,我正在努力学习中文,希望到时能用中文向他们问候‘春节快乐’。”

在解决口罩问题的同时,北极光也在疫情初期就第一时间与被投企业交流,提醒被投企业做好财务规划、现金流管理,并帮助他们一起做出改变。在接受《深网》采访之前,邓锋还在和一家做医疗仪器的公司一起将整个财务计划和人民币融资计划重新过了一遍:“好几家公司都是这样,我们投资团队的同事从上到下,都会跟他所投的企业进行一对一沟通,重新做财务规划。”

《深网》:会给被投企业哪些建议?

METiS联合创始人兼CEO赖才达博士表示:“医药产业链的数字化及智能化是近几年各大药企着重发展的新方向。METiS 期待在这个价值链中占据关键的位置, 以我们的AI平台加速制剂开发效率, 并且透过药物输送解决在用药上的痛点, 为病人带来优质高效的新药。我们很高兴能够获得峰瑞资本、源码资本、晶泰科技这些人工智能及医药领域顶级投资人的支持,这对我们是极大的肯定, 也期待一起在AI制药领域不断创新, 创造价值”。

“公司度过疫情后,很多东西都要改变。第一个便是财务计划,现金流很重要,但不仅仅是现金流,整个的财务规划、收入和支出计划都要做调整。看似几个月的调整其实是带动了今年一整年的变化,即便疫情过去了,因为方方面面的影响已经发生,所以企业的融资计划也要跟着变。”邓锋阐述。

他向《深网》透露,企业如果想融人民币基金,不是一个时间延迟的问题,而是要考虑今后一两年融资情况的变化。

《深网》:目前来看,项目主要面临着哪些困难?

在他身后,两条铁轨由车辆下方延伸到远处。工地外,草青草黄,枯荣往复。今年将是龙会成在印度度过的第5个春节。

邓锋:我们其实更看长期,不会因为疫情本身改变对行业的长期看法。具体到某一个企业,更看重它的长期好不好,疫情本身短期的影响不是那么看重。相对来说,受疫情影响比较大的还是传统的服务业,它们更偏重于线下。消费力虽然在短期内受到明显的影响,但在疫情结束后会很快反弹,长期来看中国的消费还是很有潜力的。

企业现阶段的挑战来自方方面面,因此除投资团队外,我们投后的财务、人力、法务也有针对性的为企业提供特殊时期下的专项服务,包括与合作银行做了及时沟通,提出短期借款方案以缓解企业的资金压力;研究和分享疫情下各类出台的税收、补贴等政策;开展疫情下复工流程培训;为企业后续融资、重组第一时间提供专业法律建议及融资判断等。

邓锋:最急迫的事,就是要保证让我们的员工、被投企业员工,能够安全度过疫情。在之前我们一直在忙的就是筹集医用物品,弄到一些口罩、防护服和护目镜,的确不容易。我们相对来说很早就开始发力,也用了一些我们的资源。最早我们关注的是疫区,先给武汉医院系统捐赠了七万个口罩,后来也给河南的医院捐献了一些口罩和防护用品。

年轻的“孔雀蓝”,构成了抗“疫”战斗中一道新的坚强屏障。他们坚信,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战疫”必将取得胜利!因为,他们还有一个最朴素的愿望:等战斗胜利后,回家团聚!

今年1—11月,浙江法院共受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刑事案件719件821人,审结583件663人,受理案件数和审结案件数分别同比上升63.03%和52.22%。其中,判处有期徒刑462人,拘役83人。

《深网》:疫情期间,咱们机构都在忙些什么?

邓锋:第一件事还是提醒企业做好可能的防护,保证人员安全。

“2020年春节前,最后3列地铁车辆很快运到,加上现有的5列,整个新孟买地铁一号线的8列车辆将全部到位。”龙会成说,“2019年10月,公司已成功进行了第一次动态调试。车辆全部到位后,调试工作将更加频繁。”

△李琼正在换防护衣。

以下是北极光创始人邓锋采访实录:

在疫情初期,为了保证员工和投资公司的安全,北极光利用现有的医疗资源积极筹备口罩等防护物资,同时也在第一时间向疫区运送了七万只口罩。

再之后,我们为自己的员工,还有所投企业筹集口罩,帮助企业更快更安全地复工。我们希望在特殊时期,跟被投公司在一起,跟员工在一起,跟疫区的人民在一起。希望能让被投公司感受到我们是一家有温度的投资机构,保护好自己的同时给社会传递些正能量。

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表示:“峰瑞从2016年投资了晶泰科技开始,计算/AI驱动的生物技术一直是我们的重点投资主题,其中包括现在非常火热的AI制药。METiS 团队拥有计算、化工、材料和药学交叉领域的超一流背景,掌握纳米制剂、微球、口服缓控释等高端剂型设计技术;更为难得的是团队拥有将多款产品管线推进到临床三期和上市的实战经验。 METiS 自主知识产权的制剂筛选优化高通量平台,未来会为新药开发的AI驱动提供数据。随着基因治疗等创新疗法对给药和药物递送要求越来越高,结合计算和剂型设计,峰瑞非常看好METiS在提供技术服务,和开发创新药两方面极为广阔的前景。

印度中车株机市场部部长郭捷介绍,2019年以来,中车株机有限公司在菲律宾、巴西、墨西哥、土耳其等多地中标,目前公司海外项目已达40多个。

《深网》:疫情冲击下,北极光成员企业受到了哪些影响?

然而,这名给人感觉如此“女汉子”的姑娘,面对疫情也怕过,哭过。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黄欢与同事核对患者治疗用药。

其次就是提醒被投企业调整今年的财务计划。

邓锋毕业于清华,1990年赴美留学,1993年,邓锋进入到英特尔,参与了奔腾1(Pentium I)、奔腾2(Pentium II)芯片的设计。1997年创业成立网屏公司(NetScreen),4年后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2004年时公司以42亿美元的价格被收购。2005年,邓锋回国创立北极光创投。

今年4月,浙江省高院出台强制执行措施,加大对逃避执行、失信履行的惩处力度。该强制执行措施实施以来,财产报告率由之前不足1%提高到56.6%,如实报告率从不足1%上升到98%。法院制裁违法率达42%,同比上升24个百分点;罚款13.6万件、拘留3.8万人,同比分别上升122%和44.9%。(完)

△李琼随护士长查房。

浙江高院案件庭审现场。浙江高院 供图

1月7日,中部战区总医院汉口院区的发热病区开始收治病人。此后,黄欢就再没能回家看看。随着疫情越发严重,大量发热患者陆续入院,更是让她无暇顾及家里。在等待疑似病例确诊的日子里,患者的焦躁、不安每天笼罩在病区,医护人员的压力也越来越大。黄欢清晰地记得,当她给一位疑似患者发完药后,患者拉着她追问:“我能治好吗?我还想看着孩子出生、长大……”同样为人父母的黄欢瞬间被击中,连日来的苦累与焦虑随着眼泪夺眶而出。此时,同病区的文职护士李琼默默地点了点黄欢的后背,轻轻说道:“我们要是被击倒了,他们怎么办?家里怎么办?”即使隔着护目镜,李琼的泪痕也隐约可见,可她却坚持着解释说是“雾气”。是的,患者在盼着,家人在盼着,再苦也要咬牙坚持,再难也要奋力前行!

“刑事制裁数量大幅增加,制裁力度加大,为解决执行难提供了有力的刑事司法保障。”陈志君说,在打击刑事拒执犯罪中,针对公诉存在环节多、效率低等问题,浙江疏通拒执罪刑事自诉渠道。前11个月,该省共受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自诉案件137件,比2018年增加三倍。

邓锋:首先大众对健康和医疗医药的认知会提升,政府也会加强公共卫生等相关方面,整个医疗行业会长期向好,也是我们长期看好的一大领域。

14年没能回家过年的急诊科文职护士杨敏,今年还是选择坚守抗“疫”前沿;牢记使命,积极请战上一线的麻醉科文职护士杨欣,坚定地与巡逻在疫区关卡的丈夫共同战斗。还有全家隔离、自己却不后撤的感染科文职护士祁芬芬,剪短青丝、屡次请战的肿瘤科文职护士胡岑……

没有人生来就没有恐惧,初临战场,惧怕、顾忌在所难免,但叩问初心,在举起右拳,自豪念出入职时那铿锵的誓言后,她们就必须要成为人民坚实的屏障,决不后退!

印度中车株机是中国中车株洲电力机车有限公司(中车株机有限公司)在印度设立的全资子公司,于2015年2月在孟买成立,主要承担开拓印度轨道交通市场,执行产品项目以及开展售后维护等工作。中车株机有限公司已交付运营新德里古尔冈机场快线、古尔冈机场快线南延线两个地铁项目。

没错,那多如飞雪的请战书证明了这一点。执行过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阅兵任务的赵夫汉正在与父母视频,合计着春节回家的计划。突如其来的疫情通报和任务动员打断了这温馨的一幕,赵夫汉简要说明情况后,坚定地告诉父母自己要写请战书,上一线。挂断电话前,父亲只是简单干脆地说了一句:“去了就好好干!”尽管父母话不多,但每天打来的电话比闹钟还准。赵夫汉明白父母隐藏的担忧,在等待命令的时日里抓紧时间全力备战。他说:“准备充分,才能挽救患者,保护自己,控制疫情。”疫情日渐严峻,越发让人担心,在被问及惧怕与否时,赵夫汉眉头一皱,胳膊一甩:“做好防护,专心救治,剩下的我也管不了了!”

“我们其实更看长期,不会因为疫情本身来改变对行业的看法。”邓锋告诉《深网》。而在这次疫情中,邓锋也看到了一些全新的投资机会:“大众对健康、医疗和医药的认知提升,让整个医疗行业长期向好;新型的消费方式比如生鲜电商、还有线上教育类公司的优势会体现出来;以数字化和信息化服务为代表的数字经济也是未来的趋势。”

《深网》:资本会如何看待因为疫情业务受到影响的行业?

中部战区总医院汉口院区发热病区,文职护士黄欢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完成夜班轮换后,虽然内衣已经湿透,汗水如蛇一般在衣服里从额头爬向腿脚,她还是坚持着没有脱下防护服,直到目送着接班护士走完每一间病房,查完每一名患者,她才放心地冲出病区,换下防护服,赶忙奔向卫生间。此时,她已经连续工作了7个多小时。

所以我们投资团队从上到下春节期间就开始和CEO沟通,在预算、现金流管理、融资方案等方面梳理风险点,帮他们分析接下来3-6个月可能出现的问题,也提醒他们提前做好预案准备、积极应对未来可能出现的变化。

印度铁路是全球最大的铁路体系之一,铁路网约6.4万公里,全球很多轨道交通装备制造企业都已在该国投资设厂。

△记录患者异常生命体征。

最后,我们也建议和鼓励被投企业发挥自身的技术、产品和平台优势一同支援疫区,共同承担企业的社会责任。

△检查患者治疗情况。

邓锋:整体来看,当下受冲击较大的企业主要集中在零售、餐饮、教育这类线下服务行业,以及劳动力密集的低端制造业。北极光一直聚焦早期科技领域的项目,实际上我们投资的企业并不属于这次受冲击的重灾区。但受供应链上下生产复工、物流延迟等不确定因素的影响,依然有中长期的影响。

“帮被投公司准备口罩,这可能在VC里很少见。我们希望在特殊时期跟被投公司在一起,跟员工在一起,跟疫区的人民在一起,在保护好自己的同时也给社会传递正能量。”邓锋向《深网》透露,“我们也鼓励被投企业利用自身的业务优势一起支援疫区。”

■彭振纲 邓梅莲 中国军网记者 马嘉隆

现金流很重要,其背后折射的财务问题更关键,比如整个财务规划,收入和支出等。收入看似是前几个月的变化,它带来的是今年一整年的变化。即便疫情慢慢过去了,可能还要在很多方向考虑它带来的连带影响,来调整财务计划和融资计划。如果融资计划后延,也要考虑以目前的现金流企业可以支撑多久。

METiS现阶段的业务重点聚焦于 (1) 协助药企临床前制剂优化,(2) 开发低风险、低成本、短开发周期、但却依然具有高药物价值的制剂新药。依托自主开发的药物大数据计算/实验平台以及创始团队深厚的制药经验积累,METiS能有效利用人工智能整合制剂实验及计算平台推动药物制剂的全局优化,以提升新药开发效能, 并打造具临床差异化的制剂新药管线。

北极光创投是一家专注于早期科技的投资机构,旗下共管理5支美元基金和5支人民币基金,管理资产总额达300多亿人民币。清科私募通显示,2019年该机构绝大多数投资均流向了医疗健康、IT服务、生物医药、半导体、机器人和智能硬件等领域。

疫情的发生并没有改变北极光的投资理念,在邓锋看来,这次疫情对于传统服务业的影响会更大一些,消费能力在短期内受到明显的影响,但在疫情结束后会很快反弹,无论怎样中国的消费潜力依旧存在。对整体经济的长期发展也依然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