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90后95后挺进抗疫一线!网友感动泪崩……

高校90后95后挺进抗疫一线!网友:感动,泪崩……

“逆行”抗疫第一线,90后95后高校青年在行动!

早上6点的闹钟响起,我揉着惺忪睡眼,今天是第一天第一组进入监护室,我爬起来,匆忙洗漱,带上装备,7点再楼下集合,一同班车出发武汉三医院。

“打火灭火不是小事,不能仅凭我们的一腔热血。”李勇明白,要把这些农民训练成合格消防员得下一番苦功夫。

取出手机,重温病毒诊疗和防护培训内容。

重症监护室护士傅佳顺

中午会议结束,各家医院主动统计物资,做好下一步的使用规划。我们把带来的设施统一管理,首先供应下午前往临床一线的战友。先用自己带来的,不够再想办法调剂。希望不用调剂。

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在从上海出发赴武汉的时候,她自己剪短了头发。

从清洁区到半污染区再到污染区,我们穿好隔离衣、防护服,花了半个小时,最后还有感控的老师,帮我们把好走后一道关,真正的变成了白衣战士。

今天起将接手北2层楼和北3层楼,都是基本规范的传染病建制病房,2层是普通病房,收治确诊患者;3层收治重症患者,简易监护室病房,配备无创呼吸机,防护措施基本到位,但后期供应可能会有困难,现场氛围再次凝重。

天佑武汉!我们能赢!

“火场就是战场。”队长李勇带着6名队员火速赶往起火地点,他们中3人骑着消防三轮摩托车,2人开着环卫洒水车,2人驾驶治安巡逻车。经过1个多小时奋战,山火被成功扑灭。

“村里这支队伍是村民身边的119和110,加入进来后让我有重新回到部队的感觉。”去年9月,在外当兵5年的李猛刚退伍回村就申请加入了志愿消防队。

我们走进11楼临时改建的简易监护室,我们一组班8个人,我被分配到两个房间,4张床,主要为病人做基础护理、输液、测血糖、血气,协助病人做检查,记录生命体征,观察病人病情,因为是湖北人,他们说起方言,我都能听得懂,可以更快速知道他们的需求。

从救火灭火到抗洪抢险

1996年出生的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赵清雅,是上海第二批支援武汉医疗队的一员。

“坐办公室、领工资不是我回来的目的,我想给乡亲做点实事。”李勇说。

经过湘东区消防大队的指导和队员们每天晚上大量训练、演习,一支有模有样的农民消防队在木马村开始组建起来。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南院

我们随各医护小组长前往医院了解情况,和科室对接。当地医疗卫生条件和设施设备与上海相比,存在差距,医务人员和医疗物资都存在短缺。战友们陆续接到通知,下午前往临床一线,心中难免些许忐忑。

为国家和护理事业奉献,我很自豪

“由于不熟悉周边水源情况,我们一时间用不上水,山火火势太凶,只有用皮拖把打火,足足打了一个多小时。”李勇说,把火扑灭后,所有队员都累得趴倒在地,满身满脸都是黑灰。

2016年10月,李勇召集村志愿协会成员决定成立木马村志愿消防队。

如今,木马村志愿消防队已由成立之初的10余人发展到30多人,有时区消防大队还会调度他们就近处理火情。此外,这支队伍所承担的社会治理功能也越来越多。

从凌晨4点至中午12点,木马村志愿消防队紧急转移杞木村37名村民。

从沿海省份商人到小山村村干部

村民家中的垃圾由各家凑钱处理,村里的道路、鱼塘等公共区域的垃圾则由李勇带着自愿报名参加清理的10来个年轻村民一起清理。

“还有5分钟,请今天上班的战友培训结束,穿脱防护服马上出发!”来不及和今天下午赶赴病区的战友告别,起身站立目送,致敬先行者们!平安归来就是胜利!

2018年,木马村被纳入湘东区社会治理创新试点村,这支农民消防队被正式命名为木马村农村社会治理综合体。

村里垃圾处理完了,李勇想,把这些年轻人组织起来,办一个志愿者协会多好,这样既解决了清理垃圾人手不足的难题,还可以向村民宣讲卫生健康知识,敦促大家改良生活习惯。

2011年,村里的两位老党员邀请李勇回村里任职,当时,李勇全当是他们的玩笑话,并没上心。结果当年春节返乡,村里真的把他推选为村委会副主任了。

早早醒来的我微信给父母报了平安,妈妈说,家中独子赶赴前线,担心得睡不着,可还是理解并支持我的选择。

39岁的李勇是木马村党支部书记,也是这支队伍的发起者。他早年在广东佛山经商,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回乡工作。

有位阿姨告诉我,她特别害怕,她拉着我的手叫我不要走。当时心里特别难受,她该有多痛苦,才会拉着我的手。我安慰着她,做心理护理。等她缓解后,我要她吃点饭,增强免疫力才能赶紧好起来。在我的帮助下,吃一口饭,带一会呼吸机,就这样子。

每一个逆行者都要平安回来!

随着对村情渐渐熟悉,李勇认为改变“脏乱差”的村容村貌是首要工作。

除夕夜出征的傅佳顺,1992年出生,是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南院重症监护室护士,他是院里为数不多的男护士之一,最早主动请缨的人员之一。他在日记里这样写着:

“之前很难想象在和平年代,我们有机会以这样的方式为国家和护理事业奉献,我很自豪!困难是暂时的,相信我们的祖国,终能踏雪逢春!”

2019年7月9日凌晨4点,李勇接到紧急电话,称因暴雨受灾的杞木村急需增援。当时,河对岸村民家中有三个老太太被困,李勇带着3人试图把皮划艇拉到对岸去,但由于水流太急,皮划艇一下卡在了树中间。情况紧急,他仗着水性好,在身上绑了一条绳子后,纵身跳入河中,拼命向对岸游去。水流湍急,一下将他冲到几十米开外。幸亏当时他趁势抱住河中的一棵树,并将绳子绑了上去,最终成功地把皮划艇拉到对岸,救出了三位老太太。

所有人匆匆吃了简餐。中午陆续接到各方关心讯息,院领导再次明确提出有困难,找组织,找领导。叮嘱不同医院的队友多协作,多关心,多照顾。这是我们强有力的护盾!加油!

2017年2月15日下午3点,木马村志愿消防队接到了第一起山火火情。接到电话后,李勇带领十几位队员立即赶往起火处。当时火场附近是一个陶瓷厂煤气发生炉,旁边还有一个玻璃厂,情况很危急。

2019年,湘东区将农村社会治理综合体创新做法推广到全区。截至目前,全区156个村(社区)中,已经有98个村(社区)成立了社会治理综合体,拥有1500余名志愿者。2020年,全区所有村(社区)都将成立社会治理综合体。

这是一支由农民自发组织起来的志愿消防队,已出入过大大小小的火场几十次。除了救火灭火,他们还承担了治安巡逻、矛盾调解、志愿服务等众多社会治理功能,为乡村社会治理构筑起一道坚固的“防火墙”。

期待春暖花开,一起加油

看到剩下的一点饭菜,我很开心,尽管是多么微不足道,但却让我觉得很欣慰,她的努力,加油,就是我们前行的动力。我们任何人都不会在湖北有困难的时候抛弃湖北!

从志愿消防队到社会治理综合体

村里的环境渐渐变好,但村民们的安全感却总不大高。这是因为,木马村位于山区地带,靠近湘东工业园区,火灾隐患不小。

刚开始,李勇在佛山、村里两头跑。2012年6月,他下决心变卖了佛山的油罐车产业,回到小山村,当起了全职村干部。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建设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享有的社会治理共同体。“农村社会治理综合体有助于调动群众参与社会治理的主动性和积极性,有利于解决村级社会治理盲点和难点。”湘东区委书记杨博说。

95后剪短头发支援武汉

不仅灭火,这群农民消防队员同样活跃在抗洪抢险的第一线。

1月31日是赵清雅援汉期间第一天第一组进入监护室的日子,当天她写下这样的日记:

匆匆晚餐,医疗和护理组长召开微信会议,紧急安排后续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