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狼影逝二度》获评GameSpot年度游戏宫崎英高为它感到自豪

外媒GameSpot今天公开了由他们评出的2019年度游戏作品,最终《只狼:影逝二度》获得了此项荣誉。GameSpot也在颁奖之余对宫崎英高进行了采访。

当被问到《只狼》的成功是否会给宫崎英高信心去追求更多原创想法时,宫崎英高笑着说:“要说信心的话,我感觉自己一直都比较缺乏。不过,来自玩家的积极反馈是我们继续开发游戏的动力来源,基于此,我觉得我们还是会继续开发FS风格的游戏作品。”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一批又一批的医务工作者坚守在疫情第一线,与他们“并肩作战”的,还有一群群来自后方的“普通人”。

疫情期间,他曾与山西省疾控中心的专家们彻夜不眠分析研判疫情,研究疫情防控措施,为山西省疫情防控领导小组提供决策依据。

《只狼》已发售很久,用不着再把精力都放在上面了。宫崎英高表示,离开《只狼》开发的日子让他有了更多的时间去思考,很多时候他都在想如何让这款游戏变得更好,他认为自己对《只狼》的热爱,已经让它成为自己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GameSpot在对《只狼》的评语中表示,游戏本身带来了巨大的挑战,尤其是对死亡的恐惧让整个流程都充满了艰辛。它虽然是一款非常严厉的游戏,但同时它也在过程中引导玩家一步步变强,整个过程犹如修炼一般令人回味无穷。死亡与重生的循环已经是FS社和宫崎英高的招牌元素,而《只狼》通过这种看似机械轮回的设定引导出一个精致有意味的故事。而在游戏主线故事的表面下,也暗藏着值得深思的主题。

如果要说《只狼》中能让宫崎英高特别骄傲的地方,他表示自己也找不出来具体内容(或者说不太愿意去找)。但有一件事他可以确定,就是他和制作组都感到了巨大的骄傲,尤其是收到来自玩家的积极反馈后。而他自己也感到非常自豪。

在采访中,宫崎英高被问到《只狼》刚发售时的心情以及如今看到它大获成功有什么想法。他表示游戏刚推出时他和制作组都比较焦虑,因为《只狼》是一款融入了许多新设计的作品,他们认为游戏非常有趣,而玩家们是否能接受本作且拥有相同的感觉,则是他们最担心的地方。

相比94∶114的比分,更让球迷揪心的是韩德君的伤病。从慢镜头来看,韩德君摔倒的原因,是在跑到篮下抢位置的时候,右腿不慎绊在了自己的左腿上,这种情况的出现,多半是疲劳导致的。实际上,近几场比赛,辽宁男篮的轮换阵容进一步缩小,很多场次内线基本就是韩德君、李晓旭和巴斯三个人轮转。韩德君这次受伤,相当于给辽篮提了个醒,和健康比起来,一场常规赛的胜负似乎没那么重要。

“不论谁在我这个岗位上都会这么做,我只是尽力做了自己该做的。”常志刚说。(完)

1月14日起,常志刚与同事就投入到了抗疫中,随着疫情扩散,防控工作也逐渐进入白热化,工作任务更重、更急。除了每天收集疫情信息、梳理流调线索、协调市县防控、联系省际协查、统筹部门联动,他们还要组织开展疫情分析研判,制定针对不同行业、不同部门、不同场所、不同人群的各类防控措施等。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只狼:影逝二度专区

另外,韩德君受伤的时候,比赛还剩1分35秒,辽篮落后22分,胜负根本没有任何悬念,但辽篮依然把主力球员留在球场上。这种情况在本赛季不是第一次出现,或许“垃圾时间”对替补球员的锻炼价值非常有限,但在比赛败局已定时还把主力球员留在场上追分,怎么看也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在制定相关部门防控措施时,他与同事一起查找各种资料,逐字逐句进行修改完善,制定出疫情防控工作方案、指南、导则以及疫情防控指导性文件10多部,为指导山西各行各业加强个人防护、开展疫情防控、积极复工复产提供了政策支持和措施保障。

“办公室的沙发就是床,虽然疲惫,但我觉得这份辛苦是值得的。”常志刚说,每天工作结束都已到深夜,他就在这里和衣而卧。

“虽然我不在抗疫一线,没有像白衣战士和疾控队伍一样冲锋在前,但我也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常志刚说,每次觉得累的时候,父母的一个电话,女儿的一个视频,朋友们的一句“辛苦了”,都能给他带来莫大的宽慰和力量。

从疫情开始至今,他加班加点,已经连续工作一个多月,一遍遍查找资料、一遍遍打电话也成为了他的工作常态。为了查找新冠肺炎病例的密切接触者,他曾连夜给其它省份发协查函,打电话向基层核实信息。

常志刚就是这些“普通人”中的一员,作为一名疾控战线“老同志”,他在山西省卫生健康委疾控处已工作近19年,曾亲身经历了SARS、禽流感等多次重大疫情防控工作。